IMF:发达国家地区性赋闲不赖我国

香港《南华早报》10月9日文章,原题: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为:不能把发达国家的区域性赋闲归咎于“我国崛起”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本周三发布的最新研讨陈述显现,发达国家、包含美国“铁锈地带”各州所遭受的区域性赋闲,应归咎于自动化,而非来自我国的商场竞赛。

“与我国生产率上升相关的外部商场进口竞赛加重,并未对区域性赋闲发生明显影响”,总部坐落华盛顿的IMF在陈述中表明,“只要技能冲击才会发生耐久的影响,令较软弱落后区域的赋闲率上升乃至起伏很大。”

这份研讨发达国家内部区域差异的陈述,削弱了特朗普在贸易战中提出的一个要害观点:我国一直在盗取美国的技能和工作岗位。虽然该陈述没有提及特朗普,但IMF表明,商场竞赛替代工作的说法是有缺点的。从我国进口商品只会在短期内形成一些赋闲,且这种影响“很快就会削弱”。2018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创纪录,特朗普政府因而责备这是美国制造业工作岗位削减的原因。

在陈述中,IMF表明,落后区域的劳动生产率往往较低。比如在美国,纽约州的人均GDP比密西西比州高出100%,而密西西比州的部分区域被以为坐落“铁锈地带”。IMF分析师表明,虽然(我国的)进口商品竞赛加重会在一年后下降劳动力参加率,但这种影响很快就会消失,对区域均匀赋闲率并没有明显影响。但科技的影响却更为深远。研讨人员指出,科技开展是(发达国家)落后区域赋闲率上升的主要原因。

该陈述称,自动化转化为机械和设备本钱的下降,导致(美国)落后区域赋闲率持续上升,劳动力参加率不断下降。更贫困区域往往专心于农业和制造业,而非信息技能、金融等高生产率的服务行业,“咱们发现,是技能冲击……提高了对自动化更软弱区域的赋闲率,落后区域遭到的影响特别严峻。”(作者Karen Yeung,张慧中译)

Add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